4009985512

吊车反复坠河视频(吊车连续坠河)2022-09-05 10:56

吊车出租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吊车反复坠河视频,以及吊车连续坠河对应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各种吨位吊车出租电话:4009985512

做好事要不要奖励

2018年1月,一辆公交车失控坠入河中。危急时刻,一位吊车司机迅速开来了吊车,把人一个一个全部“钓”上来。因为这次义举,常州市授予他“见义勇为市民”称号,还奖励他5000元人民币。没想到他竟然拒收奖金:“救完人拿奖金,那救人的性质不就变了吗?”

子贡家里富有,拿钱为国家做了好事,主动不要赏金和名誉。孔子听到此事后表示不妥:这会让别人认为做好事收酬谢钱物就是追名逐利,这会影响人们做好事,于国于人无益。

做好事到底要不要奖励呢?请结合材料内容,谈谈你的看法。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少于800字。

要奖励

1. 没有人靠奖励活着。奖励只是个心意,只有数额大到可以改变、干涉人的生活,那才坏事。奖励只是表达善意;

2. 红包是一种特殊的奖状,可以流通。物物交换偶然性太大,几率很低。如果有钱帮助,就没有双重偶然性,把红包攒起来,转到别的地方去用。没有奖励,做好事的量会很小,有红包会大很多。很多工作就是规范化地做好事:可靠、规范、持续。每个人的收入其实就是做好事的收入,用来换取别人做好事的机会;

3. 让世界对好人温柔一点;

4. 如果道德那么容易被玷污,那就不是真的有道德的人。人性分得出什么是心之所向,什么是迫不得已;

5. 激励是社会进步的源泉;

6. 我们创造善良。每个人都是经历了一些事才变得善良。如果不奖励,人们就会退缩,是一瞬间的细节决定我们是善良还是冷漠。这个奖励能让我们坚定做好人。是一种精神上的安慰。你那一刻的善良不曾被遗忘,不会被辜负,会永远传承;

汶川地震站震撼人心的图片

一名解放军战士救了人后,却被困在一倒塌房屋内,情况紧急。”

14日17时10分,在都江堰市江安河边进行搜救活动的广东消防救援队收到居民的“报料”。

来自广州、深圳、中山等地的消防人员随即赶往观江路141号的现场,生命探测仪勘察到一名解放军战士被困倒塌房屋的二楼,他上半身部分被沙石压住,已被困近50个小时了,但身体状况还算良好。消防队员们在隔壁二楼靠近其头部的位置打开了一个小洞,用湿毛巾为其润嘴唇,并请医疗人员给他打点滴。营救组认为,暂不适宜救援,一切只等天亮时进行抢救。

15日8时援救一再受阻

15日上午8时,天蒙蒙亮,广州特勤大队队长罗志勇带了几名消防队员开始行动。消防队员用手挖掉部分沙石后发现,受困的解放军离厨房有两米多远,如果贸然钻进去的话,很容易被不断坠下的沙石掩盖。深圳消防支队的吴中队长出了个主意,找一把柄有两米以上的大锄头,伸进去将泥沙慢慢挖掉再救人。然而,一小时过后,当自制的大锄头快挖到受困解放军的身边时,正好有一大堆很散的砖石,如果贸然继续挖掘,极有可能会引起塌方。

10时30分,营救小组决定改变援救方案,从房屋顶上切开一块,然后用吊车将倒塌的建筑逐块清理,用绳索拉人出来。这一援救方案也没能通过“考验”,一个多小时后,虽然从楼顶上已可以看到被困的解放军战士,然而,一道大横梁却横在其上方。

15日13时50分余震再度弄人

13时20分,人被困近70个小时。在塌楼的二楼厨房,深圳消防支队的吴中队长仍没“放弃”最初的救援方案,用大锄头不断地尝试挖掉解放军身上的瓦砾,然而沙石还是不时地往下掉。

13时50分,正当消防人员已将解放军战士身上的沙石差不多都挖出时。都江堰突然再次发生余震,救援现场的十多名消防人员被迫撤离到空旷地躲避。

余震过后,消防人员重新上到二楼厨房却发现,余震带来的泥沙已再次将这名解放军战士掩埋,但幸亏消防人员之前已对这名解放军战士的胸部和头部做了保护,他并没有因为余震而受伤。营救人员立即对他进行供氧,确保他的生命安全。

15日15时战士成功得救

14时20分,正当消防队员成功地将解放军战士挖到只剩下一条腿被困时,指挥长、广东消防总队政治部主任梁构成接到了上级指令,要求广东消防总队400名官兵立即赶赴绵阳灾区参加抗震救灾。虽然军令难违,但梁主任决定在现场留下6人小组继续施救,其他人员立即奔赴绵阳救灾一线。

14时50分,6人小组终于在塌楼的厨房用小铲子将这名解放军战士身边的砖块逐一清除,并由一名个子较小的消防队员,匍匐地爬入洞内将该解放军慢慢地拉了出来。

15时许,被困三天三夜的解放军战士终于被消防人员从废墟里背出,并抬上了救护车。

现场围观的群众一片欢呼声。

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家住什邡市红白镇重灾区的军区某坦克修理大队卫生队党小组长、卫生员、三级士官陈宏心中就一直惴惴不安,想着岳母曾经告诉他,红白镇地质条件差,最怕的就是碰到地震这类天灾。陈宏焦急得反复往家中打电话,但却一直联系不上。

就在他准备请假回家探视灾情时,得知营区附近的师古镇小学有100多名学生被掩埋在坍塌的教学楼废墟中,大队要挑选突击队员奔赴师古镇小学展开营救。

“我是党员,又是卫生员,是救灾中最需要的人,这个时候离开,不合适!”陈宏想。他把请假的念头放下,第一个向大队申请参加突击队并获得了批准。

陈宏和大队官兵带着救护车、吊车等装备迅速奔赴师古镇小学,用手刨、用工兵镐铲、用吊车吊、用担架抬……经过7个多小时的努力,从坍塌的教学楼废墟中抢救出了60多名重伤员。

晚上12点,劳累了一天的大队官兵迈着沉重的步子返回营区,战友们很快便睡着了,但陈宏心中却放心不下。想着家中刚刚10个多月的儿子,他坐不住了,找到大队政委唐琳说明情况,要求连夜请假回家探听情况。唐政委本来想第二天再让他回家,但看着眼前站立不安的陈宏,同意了他的请求。

地震后的灾区一片漆黑,陈宏带着手电筒,急急忙忙地往50多公里外的家中赶去。一路上看到有伤员不断地被从灾区抬出来,他心中越加心慌,不由得跑了起来。

经过4个多小时的跋涉,陈宏终于赶到了家中。就着手电光,他被眼前的惨象惊呆了:只见家中原有的五层楼房全部垮塌了,变成了两米不到的一堆废墟。

“王丹、子恒……”他大声叫着爱人王丹和儿子陈子恒的名字,但始终没有人答应。

邻居告诉他,地震发生时,他的家人被埋在废墟中了,可能都已经遇难了。想着废墟中的妻子和儿子,陈宏心如刀绞,他哭喊着爱人的名字,围着垮塌的房屋不知转了多少圈,伏在废墟上久久倾听,希望能够听到哪怕是一丝呼救声,但是却什么也听不到……

爱人和儿子肯定已经死了。陈宏心想,白天部队还要出动救灾,我与其在这里伤心,还不如回去多救几名伤员,这样也可以告慰爱人和儿子的在天之灵。他对着废墟鞠了一躬,迈着沉重的步伐踏上了返回部队的道路。

5月13日中午10点左右,陈宏冒着大雨赶回了部队,将家中情况向大队领导作了汇报。此时,正赶上部队准备出发奔赴什邡市龙居中心小学救灾。陈宏顾不得休息,第二次申请到一线救灾。大队领导要他在营区休息,但是他说什么也不肯,硬是挤上了救灾的车辆。

在龙居中心小学,陈宏所学的卫生知识发挥了很大作用,大雨中,他借助微弱的手电光为伤员包扎、作人工呼吸、挂液体……忙得满头大汗。战友多次劝他休息一下再干,他含着眼泪说:“我不能救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就让我多救几名伤员吧,只有这样,我心里的痛苦才能减轻一些。”从龙居中心小学抢救出30多名伤员后,陈宏又和战友赶往湔底中学展开营救,一直到晚上10点多才回到部队。

5月14日,陈宏终于打通了在红白镇工作的岳父王安信的电话,得知除了爱人和儿子,地震时正在他家做客的表姐也一同遇难了,此外他的伯父、堂弟、侄子也在地震中丧失了宝贵生命。一连串的噩耗像重锤一样砸在陈宏的头上,他的泪水止不住流了出来…….

14日下午7点左右,坦克修理大队接到什邡市人民医院王院长的求救电话,通报说地震造成医院停电,但大量刚刚从灾区转移来的重伤员却急需做手术,医院请求部队支援照明设备和野外帐篷。

灾情就是命令。刚刚从落水镇灾区返回的官兵又一次被紧急结合起来。听完唐政委的简短的动员,陈宏第三次带头申请到医院参加救灾。他和战友们迅速携带着发电车和装备野战抢修照明灯往医院紧急驰去,迅速架设好20多顶野外帐篷和发电设备,帮助医生将100多名重伤员转移到帐篷里后,陈宏又忙着和医生一起,为伤员输液、包扎伤口,医生看他技术很熟练,就和大队领导商量,将他编入医疗救护组,参加救治伤员。

5月16日下午,当笔者赶到什邡市人民医院找到陈宏时,他正在帐篷里为85岁的冯大妈包扎伤口。说起家中遇难的亲人,陈宏的眼圈红了,双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他掏出手机,翻出一个多月前给儿子和爱人在部队草坪上拍的相片给笔者看,照片上的陈子恒在妈妈的怀里笑着,肉乎乎的笑脸迷成了一条缝。看着爱人和孩子的相片,陈宏终于忍不住了,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他说,“每当想起失去的亲人,尤其是刚刚10个多月的儿子,我的心里就在流血。我真的想亲自把他们的遗体刨出来,但我是一名党员,是一名军人,还有很多人等着我们去救治,我不能在这场救灾的战斗中缺席。我相信他们在天有灵,也会支持我这样做的。”他对笔者说。

正在笔者采访他时,陈宏接到远在贵州的弟弟陈文进打来电话,说已经买好车票,准备到单位来看望他。陈宏委婉地拒绝了弟弟的好意,劝说弟弟不要来。他对弟弟说:“还有很多群众等着我们去营救,现在部队正全力出击救治灾员,没有人接待你。明天,我们部队又要奔赴新的灾区了,你来了我们也见不到面。”为了使弟弟放心,他请笔者帮他用手机拍一张自己的相片,用彩信发给弟弟。笔者照相时,陈宏特意整了整头发,双手在脸上抹了几下,努力做出微笑的样子。

听说我们是来宣传他的,陈宏摇摇头拒绝了,他说:“在这场地震灾难中,像我一样家庭遭遇不幸的人有很多,我现在做的这些是任何一名军人都应该做的。”说完,他又急忙和战友一起去救助救护车刚刚转移来的新伤员去了。

据了解,从5月12日地震发生到现在,陈宏和他的战友们已连续在救灾一线奋战了90多个小时,成功救治伤员1000多人。

我们的任务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摸清沿途情况、救助伤病群众、为后续救援的直升机开辟降落场。”即将带领红一营出征的团长黄长清说。

从映秀通往草坡的近50公里道路,被群众称为“死亡之线”。岷江两岸的山体滑坡,淹没了原有的213国道。直到5月14日晚,才有两名阿坝州师专的学生从汶川经草堂来到映秀。为探明这条并不存在的通道,已经有两名军人和数名群众长眠在救援途中。

“哪怕没有路,解放军也要踩出一条路来。你们进去了,沿途上万群众就有了信心和希望。”阿坝州委书记侍俊动情地说,地震发生后,侍俊就赶到映秀坐镇指挥,几天来没有睡上一次觉。

重任,再次落到了铁军身上。这支从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一路走来的胜利之师,历经战斗3000多次,参加过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和奇袭天险腊子口等著名战斗,1997年改编为解放军第一支轻型机械化步兵师后,成了名副其实的“钢铁之师”。

铁军动员会上,跟随部队徒步进入映秀的师长杨剑说,“铁军能够从小到大、由弱到强,离不开人民群众的支持。现在人民群众有了危难,铁军绝不能畏惧艰险。”

重任,又一次赋予给了秋收起义团红一营。5月13日凌晨4时41分,红一营从河南三门峡出发,摩托化开进1300公里,历时27个小时抵达彭州县。仅仅休息了1个小时,红一营又马不停蹄赶到都江堰,从那里急行军进入映秀镇参加救援行动。

在红一营动员会现场,记者看到官兵们每人负重10多公斤,正在帮助战士们整理行装的红一连指导员张雄飞说,“尽管连日行军很疲劳,但战士们的情绪非常高昂。我们的口号是‘决不抛弃,决不放弃;不打赢抗震救灾的战斗,决不收兵’。”

张雄飞是党的17大代表,他说,红一连参战的75名官兵中,党员就有20人,这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英雄连队,三湾改编时,毛主席亲自在红一连发展了6名党员,在红军连级单位建立了第一个党支部。

“出发!”9时15分,随着黄长清一声令下,红一营300勇士踏上了征服“死亡之线”征途。

13时26分,灾区发生持续近十秒的强烈余震。记者明显感到大地在晃动,看见周围一些山坡上的石头不断滚落。由于通讯不畅,无法知道红一营的消息。

一个解放军为了救一名差点被直升机尾翼扫中的记者,记者被救了,而那名军官,却以命换命,永远回不来了。。。

江高镇何布村货车掉下河事件

本报讯(记者刘文亮 实习生马春皎)昨日下午2时15分左右,白云区江高镇江石路何■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运载水产品的大型货柜车在途经该路段时,怀疑在掉头时发生意外,整辆车翻进路边的河涌,车头深深地扎进河底淤泥中。经过救援人员的努力,晚上7时15分左右,货柜车才被吊出河涌,车上2人确认已经死亡,事发具体原因尚在调查中。

现场:货柜车倒插河涌

事发地点位于白云区江石路何■村附近,在一家皮革厂对面的河涌,记者看到,一辆箱体为白色的大型货柜车深深地倒插进河涌里,车头大半个驾驶室已经被河水浸没,而靠前的部分也扎进了河底的淤泥中。记者注意到,蓝色的驾驶室内完全没有动静,司机生死未卜。

现场旁边是一座由钢板和金属柱搭就的桥梁,岸边停了两辆吊车,另外还有警车、消防车、急救车和交通救援车等车辆,现场相关工作人员正在对出事车辆实施救援。为防止旁人靠近,有关人员拉起长长的警戒线,数百名路人在河两岸围观。由消防员使用电锯将货柜后仓门打开后,几名工人在吊车的配合下将货物袋吊上来,货物散发出一阵腥臭味,目击者表示货物可能是晒干的水产品。

目击者:事故原因莫衷一是

正在一旁围观的目击者朱先生说,事故发生在下午2时15分左右,事发时他并没有听到什么剧烈的响声,“那辆货车就悄无声息地翻进了河涌”。朱先生说,下午2时40分左右,救援人员来到现场,他们先是跳到货柜上,试图敲碎车窗,但车头陷在河里,已经完全受压变形。

朱先生描述,第一辆吊车到达后,用吊钩钩住货车车头和货柜连接地横梁,但是由于货车载重过大,横梁无法承受这么大的重量,一下子就断掉了,车头在河沟里反而陷得更深,一时间,货车车头被河水和淤泥全部掩埋住了。吊车又几次试图将货车从淤泥中拔出,但均没有成功。随后赶到的第二辆吊车面对深陷在河中的货车也毫无办法。

这辆货车到底是怎么掉进河里的?围观群众对事发原因莫衷一是:有人说货柜车是为了取道这座3米来宽的金属桥掉头,结果不慎右轮踏空。也有人说是货柜车准备从金属桥过河,结果被翘起的钢板扎透了右轮胎这才发生侧翻。但不管怎样,围观群众都表示司机生还的几率渺茫。

救援:两辆吊车吊出货柜车

直到下午5时左右,现场的救援人员决定先打开货柜门,将货物取出后再进行打捞。两位救援工人跳进货柜中间,将货物一袋袋捆在吊钩上吊出。车子四周弥漫着浓烈的鱼腥味,围观群众中有人议论说袋子里的货物是鱼皮,也有人说是冷冻鱼。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装运,货车里的货物被装上一辆大卡车。两辆吊车一前一后开到路边,两位救援人员分别将两辆吊车的吊钩绑在货车货柜的两头,在两辆吊车的协作下,插在泥中的货柜车终于重见天日。

货柜车被底部朝上放置在路边,车头已经被挤扁,外侧沾满了淤泥,本来是长方形的驾驶室被挤压成了三角形,驾驶室的一侧,司机的双臂和脑袋挂在车窗外,好像在事发后拼命向外爬,身上涂满了淤泥。

待货柜车放稳,消防员用机器撬开了变形的驾驶室,将卡在驾驶室的另一个人拖出来,由于车子受损严重,车头和货柜的连接并不紧密,消防员将副驾驶座位上的人向外拖时,车头忽然松动下坠,周围群众中发出了一声惊呼。消防员用物品顶住车头,将驾驶室的两人拖出。晚上7时15分左右,两人被抬上担架,急救人员确认两人均已死亡。

据了解,事故发生并未对江石路过往交通造成太大影响,而由于车上两人均已死亡,所以暂时未能了解到事发时的具体情况,事发的具体原因尚在调查中。

线索提供

奖金

何先生、黄小姐、朱先生

各100元

河南一轿车坠入鱼塘乡党委书记罹难,这位书记在职做过什么事?

这位乡党委书记是信阳市引进的三十多位博士中的一人,先后担任共青团信阳市委副书记,是生态环境局总工程师。

一辆黑色轿车,行驶在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桃林铺镇黄大楼村时坠入河塘,车上的两人不幸身亡,其中一人是潢川县张集乡党委书记。

一、河南乡党书记乘车落水究竟是怎么回事

1月31日晚上10点左右,一辆黑色轿车,在行驶到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桃林铺镇黄大楼村时,坠入河塘,车上的两人不幸身亡,其中一人是潢川县张集乡党委书记。

信阳市委高度重视此事,连夜作出批示,目前多个调查组正在工作。这位书记是在返回潢川县张集乡的途中,经过村的一个小桥时,车子驶入水塘发生了事故,目前事故调查及善后的处理工作正在进行中。

二、两人的身份信息已经被证实

在潢川县桃林铺镇黄大楼村发现一辆轿车掉入水中,经过打捞以后,查证了车牌号,车辆内有两名中年男性已经死亡,两名死者的身份信息已经证实,一位博士,男,汉族,38岁,原团市委副书记,市环保局总工程师。

前不久刚派任潢川县张集乡党委书记,另一名男,汉族,27岁,张集乡的公务员。2月1日有记者从信阳市官方、潢川县官方证实了信息的真实性,在视频上显示,一辆吊车从一处河塘里吊出一辆黑色轿车,轿车车头损毁,天窗已经破裂。

三、这名乡党书记是一位引进的人才

信阳市委书记介绍,信阳市引进了三十多位博士,他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发挥着作用,这名书记就是其中的一个人,他先后担任共青团信阳市委副书记,市生态环境局总工程师。信阳市委书记还介绍说,他没有基层工作经验,组织派他下去,是为了他有更好的锻炼。

信阳市委书记表示,已经连夜批示了让调查组做好事故的调查工作,做好家属心理疏导。两人的家住在信阳市区,因为是工作日,可能是为了不耽误周一的工作,连夜返回乡里。

对于这样年轻有为的一名干部,还有那名才27岁的公务员,失去生命真的很痛心。明天和意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临,愿每个人都珍惜当下,愿每一个人都珍爱自己的生命。

吊车反复坠河视频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吊车连续坠河、吊车反复坠河视频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吊车出租
首页
拨打电话
免费咨询
联系我们